舞云霏霏

舞云霏霏

Skye,Skye,remember to FLY.
查看介绍

2016.9.17 中秋节末的流水账、给自己

其实之前有写一个东西,然而手残没有保存就关了窗口。

生活不也是这样么,谁能保证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谁能保证明天还有人在你身旁?

好吧。

正文之前先吐槽一下最近的遭遇,关于找工作。从八月初开始到中秋节前可以算一个让人从头忙到尾的疲劳期了。从早到晚,从别人放假到别人一起并肩作战,这顿时间一直处于无休止的网申、笔试之中,之间还穿插了唯一的京东面试。求职是场硬仗,身体受了委屈天天坐在教研室吸收咖啡因和电脑辐射,同时心理也遭遇着不断变迁。

在UBER实习的时候,UBER给我上的最后一课其实是——“拥抱变化”。从确认合并信息所有人沉默不语默默难过,到所有人拥抱变化勇敢面对,其实是花了些时间的。这样一个“外企”,竟足以让入职短短一两个月的DPY们牢牢凝聚在一起、在收购之后在凌晨两三点的KTV里面讨论何去何从,确实不简单。而事实是,这样的开放包容、这样的自由活泼、足以让任何来到这里的人在没有加班费的情况下奋战到后半夜,让大家不知道未来如何的时候坚持完成之前约定的合作。800比6000,我们输的不丢人。

收购发生之后,所有的平台上流传着各种“情怀”的段子,有人说我们真诚、也有人说我们矫情,身在其中无法看清,但也因为身在其中,故事格外撩人。与此同时,还流传着这样800:6000的数字,和“我爱优步,生而骄傲”。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在800人的团队背后,是1:5甚至更高比例的实习生在支撑整个优步中国,有多少人知道按照优步实习生的流动频率,全国优步的实习生实质上超过五位数。人说,优步抛弃了优步中国的团队,有多少人知道,我们是遭受抛弃却仍然无法发声的一群人,我们是从头至尾地沉默以致被牺牲的巨大群体。

上周,我终于结束了优步的实习,在经历了网约车与出租车冲突、刚刚合法化迎来春天,又紧接着被收购之后。我想,虽然这是个快速变迁的时代,一个人也很难得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经历一个国际公司的如此巨变吧。虽然是这样的现状,我也是以市场部停摆之前最后一个合作、以及恢复运作之后第一个正常交接离职的员工的身份正式的离职了,没有什么可惜。意料之中地经历了感受最后一次去office,这个大家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究竟在哪的地方,最后一次与同事离开office,打车离开这里。当然走之前我也没有忘记跟office在的唯一一个市场部的同事打个招呼,一切都很正常,好像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过对于我很多也都变了——Ro姐去了台湾、市场部空了、自己以后不会再过来,讲真,讨厌别离。

与此同时,生活并没有丝毫放慢的意思,我也有了更多更充足的时间来对付自己的求职。省略京东槽点无数的招聘流程,以及华为、网易等等企业的傲娇拒绝,我们直接回到重点吧。

实质上,提到“拥抱变化”的意思是,现在生活中真的是有很多变化。在心理上,从八月初开始,要去了解各个不同企业的情况,每天面对泛滥的信息,内心也是崩溃的。这些信息无时无刻不在挑战者我的三观、撼动我在前两年建立在脆弱三观之上的各种努力成果。曾经你所以为的很可能并非如此,查对了搜索引擎天天都是愚人节。就算是准备了那么久,仍然有那么多未知的要去发现探索,带着更加大写懵逼的自己。也许之后逼迫自己加速成长,才能不会辜负这两天自己多熬的夜、失的眠、长的痘。然而成长,谈何容易。

在这样的剧烈变化里,内心的不确定性也愈加强烈。没有故乡牵绊、没有男票牵绊、没有地点牵绊,感觉就像自由到迷失的鸟,或者不知所向的风。不知起点终点,只能飞行。没有牵绊,固然是某种程度上很好,但是也让人觉得非常、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非常没有存在感。好像世界上根本也没有人和你在一个频道。每次看到好的书、美的景,内心也都更加孤独,也是同一个道理。

按照传统的比喻说法,我是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这样的我,我想,是有权利迷茫。但是我是真的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我需要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有些未来虽然看起来很美,但它也很像有意无意撩你却不会娶你的人渣,不负责任。你可以一时中毒不浅,但没办法一直欺骗自己它很好。是不是?

之前听翔哥说,有的人写经历梳理边写边哭,当时只是当个笑话。但是背后又是成堆心酸:那些学术里默默决定做好自己、以及看文献看到吐的时候;那些比赛里的不眠之夜和被淘汰的失落;那些实习中的槽点、委屈、难忘和感动;那些在宿舍楼附近到处游荡、来回徘徊、夜难安眠和在街上的泪流满面,统统无人诉说。中秋节来的早很好,稍微喘喘气也真的很好。谢谢这样有爱的教研室、有爱的室友,让我累了也有很多姑娘的肩膀可以依靠。

我想我的的确确辛苦地过这两年,那么亲爱的不要辜负了自己。真的,希望有一天你再看到这些东西,能够就像面对健康的过去,微微一笑而过。


music:李圣杰——听说




评论
热度(2)
© 舞云霏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