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云霏霏

舞云霏霏

Skye,Skye,remember to FLY.
查看介绍

那些碎了的

很多时候,我的脑子里都是支离破碎的。

我会担心我的所谓“学术”进度,担心我的社团活动和实习申请,担心我周末上课的课前预习,担心我的日程安排会不会哪一天遭遇大撞车,担心我就要这么孤独沉默到天荒地老。我焦虑、焦虑、焦虑。

其实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事情想做的就去做,不想做的不勉强,反正未来的未知从来不在人力掌握的范围,说不定下一分一秒就地震了呢。不过,你知道这样一句话吗——“听过许多道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就像我的牛掰室友,分析别人头头是道,摊上自己郁闷得跟开了盖儿的螃蟹一样。就像所有人,大道理谁都懂,理智的是脑子,不开心的却是心。

所以,除了焦虑,我还会看似毫无理由的各种不开心。

真矫情。

可能也并不一定毫无理由吧,只是我的点有时候很奇怪,奇怪到同住两年的室友不解释有时候也get不到(虽然她一眼就能从一堆文字里面挑出我的口吻,真神奇)。我仔细一想,我这个人不仅点奇怪,所见所想好想也挺奇怪的,作为一个姑娘不看综艺节目,觉得电视剧浪费时间,觉得追星脑残,觉得游戏毁眼睛毁脑细胞,觉得感动全是套路...所以常常跟别人找不到共同话题,气氛就常常尴尬了起来...

解释完我觉得自己更矫情了,呵呵。

在我这儿很多事儿发生在脑子里,很多事儿都是在沉默中爆炸,所以显得更加不真实了。但是空洞还是撕裂的空洞,心痛也是真实的心痛。

前两天盗来的那张ironic的never alone的图,提醒了我大家其实都不会因为“信息”,或者说“知识”而变得开心,真正让人开心是——情绪和情绪的共鸣。所以刷微博和段子刷到脖子断掉其实也并不能让人真正开心起来。情绪需要分享,我们需要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所以,“如果你被独自一人困在一个人星球上,你该如何度日?”——“写作。”——“那如果你的作品永无可能被人读到呢?”——“自杀”。

而且更坏的消息是,尽管相似的人容易共鸣,孤独群体却是被诅咒的——外向者聚群而居,孤独者却各自孤独。孤掌难鸣啊。

所以想说的话也常常不能说出口,有些事情可能就是玻璃渣子一样慢慢地细细的磨着你的吧。所以作为不合群者,很多时候、看起来融入人群的时候,其实脑子里都是碎了的,真的,稀碎稀碎的。现在再想到我自己,脑子里都是一堆玻璃渣子的尸体摊在阳光下暴晒的场景。

一直觉得“山河破碎”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比喻,得是什么样的心态才能写出这样的句子啊。如此想来,越成长生活好像越逐渐破碎起来:容颜是渐衰的、时间是碎片的、娱乐是暂时的、工作是分门别类的、理想是会妥协的、爱情是能拼凑的。

这么说每个人都是碎了的,所以我们才需要把falling apart的自己pull it together。

最后允许自己今天可以说一句想说的、很有感触的话——

春天来过,春天不再;春天又来,花开成海——

%¥&@...

最后一句是什么呢?

说出来谁信呢?


P.S. 今天李代沫版到不了无限单曲循环中... ...听了一圈儿还是中文的耐听...

评论
© 舞云霏霏 | Powered by LOFTER